微信公众号 头条号

云南孟连公安局纪委书记用自己交换人质,当场脱下防刺背心

2018/6/25 14:07:48 次浏览 分类:公安风采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身着警服的李文宏。本报记者 刘一霖 摄

面对穷凶极恶的劫匪,面对随时可能爆燃的汽车,时任云南省孟连傣族拉祜族佤族自治县公安局纪委书记的李文宏面无惧色,挺身而出——

6月初的云南提前进入了雨季,记者一下飞机,雨就淅淅沥沥下个不停。

此行到云南是为了采访边境线上的纪检监察干部,途中,听说在中缅交界的孟连县,曾任县公安局纪委书记的李文宏“不简单,是个有故事的人”,遂绕道去孟连,采访了李文宏。

李文宏看上去并不像个“有故事”的人。中等身材,一张方正的脸,不算高的鼻梁上架着副眼镜,穿一身黑色休闲装,戴着顶棒球帽,笑起来一脸憨厚,还有些腼腆。混在人群中,你可能根本不会注意他,更猜不到,他是名警察。

自1991年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孟连县公安局,李文宏先后干过刑侦、缉毒、法制、纪检等工作,现任县森林公安局局长。在孟连这个边境小城,他可是个家喻户晓的“名人”。在他家院子里,李文宏向我们讲起了让他“一夜成名”的那件事……

“注意,车来了。”2014年7月20日11时许,在孟连县孟勐公路,离中缅边境勐阿口岸20多公里的地方,边防战士托着枪,瞄准了一辆疾驰而来的灰色汽车。

“停车,停车!”

开车的人完全不顾边防战士的警告,加大油门强行冲关。随着“砰、砰”几声枪响后,灰色汽车在一片烟尘中猛地横停在马路旁。

这辆车为前一天发生在昆明的一起绑架案的受害者所有,劫匪劫持着受害者白女士往孟连方向逃来。边防战士接到上级命令,在此设卡等候。

“下车,快下车。”边防战士发出警告。车内没有丝毫动静。过了一会儿,后车窗缓缓摇下,里面传出了一连串听不清楚的谩骂声。

“我反正是死,你们在不在意她?”车内的劫匪叫嚣着。说完又摇上了车窗,场面陷入僵局。

一会儿之后,一名身着警服的中年男子出现了,这个人就是李文宏。在与劫匪交谈几句后,他走向一名武警,要了副手铐,让人吃惊的是,他居然铐住了自己!

“我提出要确认人质的状况,他们开始不同意,后来同意我铐住自己上前查看。”李文宏解释说,刚开始现场总指挥、公安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姚德亮试图上前和劫匪谈判,可他高大魁梧的身材让劫匪很戒备,鉴于李文宏有丰富的刑侦经历和谈判经验,又是现场副总指挥、局纪委书记,其貌不扬的他成了谈判的不二人选。

“这时3名劫匪已从车窗爬出,两名穿黑色衣服的蹲在车前,一名穿绿衣服的走过来搜我的身,再拉着我向车靠近。”李文宏一边说,一边拿烟盒和打火机在桌上比划着双方的位置,“车窗摇下一半,我把头探进去,发现车内还有一名穿白衣服的劫匪,正拿匕首抵着人质的脖子。看到人质胸口有一大摊血,我赶紧问‘大姐,你怎么样了’,她用很微弱的声音说了声‘我没事’。”

劫匪很快又把车窗摇上了。车外的劫匪拉开了李文宏并提出了要求:“给我们一辆车,我们要出境。”李文宏赶紧向现场指挥中心报告。

此时劫匪打了个电话,向人质亲属索要赎金。过了一会儿,见赎金没在指定时间到账,劫匪开始狂躁起来。绿衣男子手持打火机,打开了汽车油箱盖:“你说我把它点着会怎么样?”“会爆炸的嘛,砰!”

李文宏赶紧上前设法稳定劫匪的情绪。戴着手铐来回四五趟交谈之后,劫匪慢慢平复下来,对李文宏也稍稍放松了警惕。此时李文宏蹲在地上抽起了烟,还拿出烟给劫匪:“我想把他们手中的打火机骗过来。”李文宏说,不过他们没“上当”。

一直耗下去也不是办法,考虑到人质的身体状况,李文宏萌生了一个想法:换人质。他向姚德亮说了自己的想法。“谁去?”姚德亮问。“我去。”李文宏坚定地看着对方。姚德亮沉默了片刻,最终同意了。

李文宏向劫匪提出交换人质。劫匪商量了一会儿提出了要求:“可以。你一人开车过来,我们先上车,再放人。”

为了让劫匪放心,李文宏当场脱下了防刺背心。

姚德亮拍了下李文宏的肩膀。李文宏对战友一笑:“本来就是准备好了的。”

“必须在换人换车的过程中把人拿下,待会儿他一上车,我们就……”警方已经制定了周密的方案。

李文宏上了一辆黑色皮卡车,向劫匪开去。劫匪进到车里,迅速用爆胎钉抵住他的脖子。就在这个过程中,突然响起3声爆响,李文宏果断出击,制住了右边的劫匪。另两人见势不妙下车而逃,被当场抓获,之前挟持人质的白衣劫匪被当场击毙。

人质被送上救护车,警方忙着处理现场。李文宏走出人群,上了路边一辆中巴车,坐下后才发现左手虎口处有一道深深的口子,血已凝结,却一点不觉得疼。

“你当时在想什么?后怕吗?”“怕,我怕怎么跟老婆交代。”李文宏说着看了眼妻子。他妻子一直坐在旁边静静地听我们说话。

“你妻子当天就知道了?”“那不能,我当时就给同事们下了‘封口令’,谁也不能告诉她。然后打电话说我晚上加班,可能不回家了。”李文宏看着妻子笑了,“结束之后,法制大队大队长送我回家,还说了句‘是不是当纪委书记的都不怕死’?‘领导干部就该冲在前’我说。”

然而,“善意的谎言”只撑了3天就被拆穿了。省公安厅来人拍摄内部宣传片,到李文宏家采访,他在镜头前讲的一切妻子都听见了。公安厅的人走后,妻子对他说了句“你对我和儿子不负责任”,便转身上楼。

没过多久,李文宏“以身换人质”的事迹传了开去,他被评为当年云南省十大法治新闻人物。记者来了一批又一批。面对记者们的“长枪短炮”,这个和劫匪周旋7个多小时都“没流汗”的汉子,不到10分钟就汗流浃背。“我坐着手不知道该往哪儿放,说普通话也不自在,对着镜头还让我注意表情。”李文宏摆了摆手,“太难受了!”

“人质后来怎么样了?”我问。“人没事。这事之后,每年中秋我都能收到她寄来的月饼,有点像‘患难之交’了。”李文宏说,白女士也是个“不一般的人”,她当时听见劫匪商量,只要李文宏一上车就用刀猛捅他肝脏的位置,好让他失去反抗能力,“她说‘我的命是命,别人的命也是命’,坚决不同意换人质。”

我问他干纪检工作什么感受,“不太好干,警察工作的对象是犯罪嫌疑人,纪检监察工作则是针对自己人。都是战友嘛,容易得罪人。”李文宏点了根烟,继续说:“但只要有问题就必须解决,一开始他们或许有情绪,后面总能明白过来的。”

李文宏现任县森林公安局局长。全局就10个编制,工作却不少。“我这个局长,更像个‘工作队长’。”李文宏说,县森林公安局去年查获的500多立方盗伐林木里,超过350立方都是他得到线索并参与查办的。

聊着聊着,李文宏脱下帽子,在头上摸了一把,说:“太热了,不戴了。”察觉到我诧异的目光,他解释说:“一开始我怕有碍警容,就戴了顶帽子。毕竟,警察总不能剃光头吧。”

由于工作压力加上长期值夜班,李文宏的两鬓早几年就白了。“和我父母坐在一起,我头发比他们还白。”李文宏听一个朋友说把头发剃了,抹上某种药水,还能长出黑发来,于是就向政委打了报告,要剃光头,居然获批了。“但是你看,没啥效果。”李文宏指着头笑了。

我以为这么一个大无畏的人可能从小就有一个当警察的梦想,于是“套路”地问道:“你很早以前就想当警察了吗?”

回答却出乎意料。李文宏说他上初中的时候,几个小伙伴因为偷窃被拘留了,他带了些食物去探视。到拘留所的时候门大开着,也不见一个警察,他就进去了,结果民警回来不由分说把他也关了进去,费劲解释半天才把他放出来。眼看上课时间快到了,李文宏一口气跑了4里地,终于没迟到。

这段不愉快的经历,使他对警察一度没什么好感,直到1988年,他在昆明读大学的时候……

有一天,李文宏去图书馆自习,随手在书报架上取了一份报纸,其中一篇孟连县公安局民警罗开明,在缉毒过程中与毒贩展开枪战,身中3枪仍然顽强战斗的报道深深震撼了他。“我要是也能当这样的警察该多好!”从此,当警察变成了一种向往。

1991年,李文宏大学毕业,毫不犹豫地递交了去孟连支边的志愿书。这年夏天,他如愿以偿被分配到孟连,更巧的是,进了孟连县公安局。

“那不就见到你‘偶像’了?”我问。“那是嘛。”“你告诉他这段故事了吗?”“没有,到他调走的时候,在欢送会上,我讲出来了。”“他什么反应?”“他什么也没说,看着我点点头,笑了。”李文宏顿了顿,“对了,我前任局纪委书记就是他,罗开明。”

我恍然大悟法制大队大队长那句“是不是当纪委书记的都不怕死”的意思了。

“以后要是再遇到这种事你还上吗?”“那当然!”李文宏没有丝毫迟疑。(本报记者 刘一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