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山市和平乡幸福村二组堵路事件升级,乡党委书记不顾法律规定、支持村长和同安驾校堵路、买卖土地和道路,是正常行为还是暗黑操作?

2018/9/30 18:00:21 人评论 次浏览 分类:人民来信

日前,笔者向省交通运输厅专家了解到,道路的所有权归国家,道路的使用权和治理权归省交通运输厅统筹管理、统筹规划,责成各地交通运输管理部门,并按照相关的法律法规进行管制,任何单位和个人都无权买卖、占用、堵塞道路;可以使用和养护道路,但是不能将道路作为商业行为随意进行买卖交易。然而,密山市和平乡幸福村二组堵路事件继续上演,村长宫世全、和平乡党委、同安驾校不顾法律规定、未经上级主管部门批准私自买卖道路,继续支持同安驾校堵路;同时,此堵路事件引发出一连串关于村匪、村霸以及基层领导干部廉政建设的问题。先从堵路事件说起,笔者从省交通运输厅获悉,对于近现代保留的具有历史价值的道路(包括乡村道路)不允许买卖、占用、和堵塞,任何破坏、堵塞、买卖占道行为均属违法行为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密山市和平乡党委书记高洪斌支持幸福村村长宫世全、同安驾校继续上演堵路事件,让笔者很是不解,由之前的不支持堵路到继续支持堵路又是一个大跌眼球的翻转。更有甚者,其一、作为乡党委书记却不了解道路的历史背景,不知道堵的是一条具有历史价值的百年老道,是属于历史文化遗产保护范畴的,这是一个认知问题。 其二、关于幸福村村长宫世全是否该任用的问题、是否符合党对基层领导干部选拔的标准?其三、作为乡党委书记对于同安驾校买卖道路、堵路、占道问题,从开始发生难道不该明令制止吗?明知是违法的怎么还能支持呢?也正因此,幸福村村长宫世全与同安驾校堵路事件继续上演,矛盾也不断激化升级,本此堵路事件,和平乡党委是否该负全责?是否早该开会讨论,按照法律规定发布公告让道路保持畅通,让村民安心?可是,和平乡党委书记高洪斌给与的回答是:“路,继续堵,驾校交钱了得把道给人家......   那么,请问高洪斌书记,“关于这条道路您有多少法律依据作为论证,谁给你们的权力把这条道路卖给驾校的,有省交通运输厅下发的正式文件吗?对于道路的处理你们通过交通局了吗?有正式文件吗?”笔者在调查中了解到,在本次买卖道路的过程中,幸福村只是象征性地开了一次村委会,并没有召集村民开大会进行民意调查,几个人开个小会就把地和道路给卖了,没有任何的法律依据,这种交易具有法律效力吗?留给相关职能部门进行后继调查和推敲。

 以上,是否可以这样理解为和平乡党组领导干部素质堪忧?

就这次堵路事件留给了公众一个悬念:“密山市和平乡幸福村二组堵路事件升级,乡党委书记高洪斌不顾法律规定、支持村长和同安驾校堵路、买卖道路,是正常行为还是暗黑操作?”关于村长宫世全的行为多年以来横行乡里、欺压村民、假公济私的恶劣行径,这里有一份幸福村村民联名的诉求,让我们来共同关注一下:

尊敬的公平正义网的领导:

  我们举报密山市和平乡幸福村村长宫世全村匪路霸行为,罪行如下:

一、  违法买卖百年民用通道

1、我们居住在和平乡幸福村二组,由于我们没有本村户口,村长宫世全多次欺压我们,非法将我们通行多年的百年老道卖给同安驾校,从中谋取私利,让我们无路可走,无法通行,集体土地和这条民用通道一共卖了240万元人民币。

2、侵犯了公民的通行权,占用了消防通道,阻塞了绿色的120救护通道,对我们的生命财产安全产生了巨大的威胁,无法无天。

3、违反《民法通则》8 384101条——经历史性形成的民用通道不可以阻塞。

4、违反《交通道路安全法》规定,道路所有权归国家所有,任何人只有使用的权利,没有买卖的权利。

 一、敲诈勒索罪

1、2012年非法收了我5000元人民币同意我家建车库,但以后的几年间由于我阻拦他堵道行为,多次扬言拆我家车库,使我心情郁闷,只好每年过节给他送礼,他太贪得无厌了。  —侯风芹15904656758

2、我勤劳的老父亲生前在房前屋后栽了200多棵树,在他老人家的呵护下,这些树茁壮成长了20多年,为村里的开荒、环保、绿化做出了贡献,这是利国利民的好事,理应受到保护,可村长带领几个地痞流氓来闹过多次,说这些树占用了村里的土地,要砍掉,我们当年是在荒芜的土地上栽树,这么多年已是我们的私有财产,他怎么能有这么大权利,太霸道了!             —李英春18604675299

3、、由于忍受不了骚扰,我从2012年开始至今给村长买了一件品牌衣服(劲霸男装)1480元,逼迫我送了1000元现金,他被人打伤了又通知我送去了500元,孙子考学直接态度强硬的通知我送去1000元(李英杰500元,李英春500元),我是极不情愿的,但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忍气吞声,委屈求全,因为上面有老人要赡养,下有两个正在上学的孩子,为了能正常通行,防止他堵路,砍树,只能忍!忍!忍!

我是一名大货车司机,路堵塞了车根本走不出去,生活来源就断了,我赚的每一分钱都是血汉钱,他却一直不停的搜刮我,正是我的软弱忍让助长了他的贪念,所以今天我要用法律保护自己,检举揭发他。—李英杰13796446878

二、欺压百姓,横行村里

1、在我家自留地里为他的亲戚违规批准建牛棚,他和亲戚联合起来欺侮我们。

2、因为最近他非法卖道,我在联名信上签字了,他不顾我脑梗刚出院,在2018828日下午来我家痛骂我,使我的病情更加严重,连续几天卧床不起。

3、村长把我们房子旁边的排水沟故意倒灌,上游是一家养猪场,排出的猪粪,猪尿以及各种垃圾都倒流进入我们房前屋后,让我们的地下水及自留地受到严重污染,为将来患重大疾病埋下了严重隐患。(他想让我们生不如死) 村长宫世全的嚣张的说:“把你们淹死、捂臭、泡烂。”

4、李家近70岁老母亲被气得心脏病多次发作,最多一次吃了16粒速效救心丸。

5、水沟长期存水,我家小外孙才2岁,随时存在溺水危险,他拿生命当儿戏,无法无天。 —王永发 梁国英13946812674       6、20166月,村长带领几个地痞流氓拉了一翻斗车石料要卸在道口堵路,由于我拼命阻拦,及时躺在车后才没得逞。这几年的暂时通行,是我用生命换来的。 —王桂荣18346716679 

三、恐吓罪

最近一个多月内,村长宫世全带领同安驾校校长几次来我家恐吓,“堵道、砍树、扒房子。”

8月15日村长来到我家说“幸福村就我说了算,我把道卖了,谁也管不着,我就一手遮天”(驾校校长和村会计在场),会计劝他别这么说,但是他接着说“幸福就我说了算,道我卖了,就卖了。”这一个多月在我拼死的反抗中,道虽然暂时能通行,但是原有的道路在村长的指使下已弄得泥泞不堪,没有什么正规的审批手续,就凭一身匪气,胡作非为。同安驾校在村长及黑恶势力的支持下胆子越来越大,在国家公平正义网报导堵路事件之后仍不收敛,仍然来威胁堵路,破坏原有道路,令我们出行更加困难。—李英杰13796446878          

村长是人民选出的公仆,手中的权力是人民给的,共产党人的初心就是为全体劳动人民谋福利,让老百姓过上安居乐业的幸福生活,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但是以上我们列出的一系列行为没有一点是人民公仆和一名党员该做的。他纠集村里的地痞流氓,多年来欺压百姓;勾结不法商人谋取私利,干着有组织、有预谋的违法乱纪的罪恶勾当。与习主席提出的依法治国理念严重背道而弛,是和平乡黑恶势力的典型,必须严厉打击,还百姓一个公道。和平乡党委行政不作为,信访件下来一个多月仍然不给解决,在国家公平正义网发布报道之后仍然不给明确的答复,故意拖延,难道有什么利益关系吗?正是和平乡党委的不作为助长了村长宫世全的嚣张气焰,让事件进一步升级,和平乡党委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道路虽然通了,但一直没有明确的答复,而且堵路事件愈演愈烈。所说句句属实,如有虚假愿意承担一切法律责任,请求公平正义网领导核实调查,早日为民除害,让幸福村村民过上幸福生活。

诉求一:密山市政府尽快发一份公告,恢复百年老道正常通行,任何人无权买卖。

诉求二:①警示同安驾校做合法商人,不要参与黑恶势力。

②要求同安驾校建立完善的排水设施,不要影响百姓的正常生活。

    诉求三:免去村长宫世全村长职务。

举报日期:2018.9.27

笔者在调查中还了解到,村长宫世全有犯罪前科,30多年前因盗窃罪而被羁押入狱,那么宫世全是否还具备政治权利、具备符合党员干部的资格、背景审查标准,这样的人能胜任百姓的父母官、能不负党的嘱托吗?这样的人能够为百姓造福吗?

那么请问和平乡党委书记,这样的村干部该任用吗?你们是怎样面对民意的?你们选拔任用村干部的标准是什么?党中央一再强调、要落实党风廉政建设、抓好基层干部管理、要不断提高和强化基层领

导干部作风,请问和平乡党委你们是怎样抓基层党风廉政建设的?你们行政办公作为的标准是什么?笔者忠告参与密山市和平乡幸福村二组堵路事件的单位和个人:经过相关法律条款的论证、经过省级主管部门专家论证、经过资深法律专家证“幸福村二组堵路事件”相关参与支持堵路的单位和个人均属违法行为和渎职行为;如不悬崖勒马,最终将要受到法律的制裁;对于行政不作为的领导干部和部门,在党章、党纪面前最终要受到严惩。希望鸡西市市委、市政府、密山市委、市政府能够尽快责成相关职能部门处理好密山市和平乡幸福村二组堵路事件,打击黑恶势力村匪村霸,避免矛盾再度激化,还村民百姓们一个公道、一个通往致富的大道、一个快乐安定的生活。

发表评论共有0访客发表了评论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我来说几句吧

验证码: 看不清楚?